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2020-10-06 20:00 爽文

何谨言非常準时,在一点三十分,钟声响起时便送她抵达学校。

她匆匆向他告别,一路狂奔冲到上课教室。

小米一看见她,便立刻迎上来,担忧地问:「妳回来啦?刚那个人到底是……」

郑月娜被问得毫无心理準备,拉着她坐下。

总不能直接说是娱乐公司的总裁……这会吓死人的。

「是我打工地方的主管。」

四捨五入,她也不算说谎吧……以后培训领月薪,勉强也能说是在音河打工。

小米露出惊愕的表情。

郑月娜立刻后悔了,看来这说法根本没有比较好。

小米继续追问,她全都装傻。

后来教授进来了,小米终于放弃。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转过头的瞬间,郑月娜看见她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心中隐有不安。

自己是不是该向她说实话呢?

可是,何谨言与慎姊对她这幺上心,这件事若从自己的口中说出来,岂不是太像炫耀?

小米这个人其实心性颇高,听不得别人在她面前夸耀。

郑月娜不想失去这个朋友,更不想让小米讨厌自己。

与小米的友情,是她现阶段能把握的,唯一最靠近青春的事物。

※※※

郑月娜离开后,何谨言一路驶回公司。

电梯一抵达五楼,女人已等在外头。

何慎心一看见他,立刻踩着高跟鞋迎上来,紧张地问:「成功没?」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何谨言觉得好笑,只是耸耸肩,没直接回答,迈开步伐往自己的办公室走。

亲爱的姊姊在后头追着他。

「卖什幺关子?」何慎心不满地说,「刷了我的卡,吃那幺贵的餐厅,我刚看到简讯通知都要昏倒了。你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富家少爷?你这次要是没成功——」

何谨言顿住脚步,转头看她。

「成功了。」

何慎心愣住,不敢相信。

「怎幺可能?你真成功了?就这短短一个小时内?」

之前她费尽唇舌也换不到那女孩的首肯,怎幺她这老弟一出马就成了?难道真是因为吃了一顿高级午餐?

何谨言面对她的质疑,仅是眉头一挑。

何慎心轻咬着自己的拇指,语气是掩不住的兴奋:「太好了……」

他无法理解她在高兴什幺。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何谨言盯着她的手,淡淡地说:「行初要我盯着妳改掉这坏习惯。」

何慎心一听见那个名字,立刻抬头,怒视着他,「你以为我怕他啊?」

说着说着,却不动声色地把手收了回去。

「妳最好注意点。连小妹妹都知道妳的绯闻了。」

何慎心迟疑了几秒,才意识到他口中的「小妹妹」是指郑月娜。

她这亲爱的弟弟,身为家中这代唯一的男丁,从小在女人堆里长大,被所有长辈教着要爱护女性,无论是多娇气的女孩都得让着、护着。

于是她一路看着何谨言被堂表姊妹们打压到长大,果然如长辈所愿,成为了一个翩翩绅士,却在求学过程中惹来不少桃色纠纷,无数少女为他心醉又心碎。

这还是何慎心第一次听见他喊一个成年女子为「小妹妹」——带着年纪上的睥睨。

她忽视了他提起的绯闻,开口问:「你怀疑我的眼光?」

「我不会看人,全凭妳的决断。」

「可听起来……」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我只是看不出来,她究竟哪里值得妳如此青睐。」

经过今天这场饭局,他只看见一个涉世未深的单纯少女。

「你这就是怀疑我。」何慎心瞇起眼睛,「之前传给你的影片,你根本没看吧?影片里的她真的很惊艳,无法用言语形容。」

那支影片,其实何谨言看过。

可只看了几秒便关了,因为他实在看不下去。

惊艳?他还真没看出来,只看见一个不会跳舞的肢障。

但撇除影片,今天听她说话的声线倒是挺特别……也许她唱歌勉强能听?

何谨言轻笑,只说:「反正,成功了。赌上整个公司的未来。」

亲爱的姊姊想冒险,身为何家唯一男丁,怎能不跟着赴汤蹈火?

于是他主动开出极度不合理的条件,预支那小女孩月薪、给了她这公司能给的一切。

「要是她不成材,妳就是大逆罪人了。」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何慎心轻抿红唇,露出一抹骄傲的笑容。

「你等着,她将会颠覆你的想像。」

「嗯。」何谨言苦笑,顺应地回答:「我等。」

那青涩笨拙的小女孩,真能成为比星光耀眼的存在?

既然承诺已经许下,他便等着看。

※※※

「月娜,妳真决定签约了?」许尧光充满惊喜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郑月娜正走在夜晚的街头上,听着许尧光的语调,不禁也勾起唇角。

「嗯,是呀。你也会签约,对吧?」

许尧光却沉默了半晌。郑月娜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在她出声探问以前,他便开口:「我是笃定要签约了,不过我家这边恐怕还得闹一阵子。」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郑月娜恍然大悟。

许尧光念的是资管系,和娱乐圈简直八竿子打不着。

虽然现在签约并不代表真的会走上这条路,但这两年里却必须全心全意地投入训练,也算半个艺人了。

「其实我从国中开始就有星梦,参加过几次地区性的歌舞比赛,从没得过名。后来也曾经傻傻地投资料给娱乐公司,不过都无疾而终。被我爸妈知道后,他们气得不轻,甚至狠心把我当时正在上的舞蹈课停掉了。」

郑月娜愣愣地听着。

果然,许尧光对这条路是认真的,竟然从小就抱持着这样的梦想……

相较之下,自己签约的契机,似乎显得太市儈了。

郑月娜握着手机,垂下眼睑,一时没答话。

「从音河回来的那天,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我爸妈了。他们和我大吵一架,到现在还在和我冷战。」

郑月娜不禁担忧地问:「那怎幺办?」

「没关係。」许尧光笑了笑,「我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好不容易这次机会再次降临在我身上,我说什幺也会把握的。」他的声音再次欢快起来。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但,听起来你父母反对得很厉害,不会闹什幺家庭革命吧……」

「应该是不至于。」许尧光说,「我爸妈的个性禁不起冷战,大概过几天态度就会软化了。」

听到这句话,郑月娜鬆了口气。

「倒是月娜妳呢?」

郑月娜一愣。

「家人听说这件事后,难道都没有反对吗?毕竟这不是个简单的决定。」

她停下脚步,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

「我……还没说。」

她曾想过乾脆瞒着老妈和老弟,但仔细一想,这根本不可能——他们两人眼睛比谁都尖,没有事情瞒得过他们。

坦白是迟早的事,她却不知道该怎幺开口。

「真的?」许尧光惊讶地问,「那妳打算什幺时候说?」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这几天吧。」郑月娜无力地笑了一下。

一辆车子呼啸而过,许尧光困惑地问:「月娜,妳在外面?」

「啊?没有没有。」郑月娜一边惊慌地否认,一边四处张望,确认没有其他车辆经过。

「……月娜。」许尧光忽然唤了她的名字,气氛像是瞬间沉静下来。

郑月娜轻轻眨着眼,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怎、怎幺了?」

「之前在社团里没怎幺和妳说过话,所以不太了解妳,加上后来妳又退社了,我们好像也没怎幺联繫过。不过,最近随着签约的事,和妳的接触渐渐变多,希望对妳而言,我算得上是朋友。」

郑月娜慌乱地回答:「当然。」

许尧光轻轻笑了一声,像羽毛轻轻挠过心头。

「那我就直说了。」许尧光低声说,「如果妳有什幺心事无人诉说,可以找我。」

郑月娜握着手机,愣愣地问:「什幺意思?」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没事,我只是……」许尧光难为情地笑了笑,「想多了解妳一些。如果妳有烦恼,也希望能帮妳分担,毕竟我们现在同舟共济了嘛。」

郑月娜心脏跳得厉害,脑袋一片混乱。

同舟共济。

这个词,光是想像就令人嚮往不已。

她虽然一直对许尧光抱有好感,两人实际上却算不上熟识。

现在,两人多了共同话题,逐渐愈走愈近……

就像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伙伴。

多幺幸运啊。

这个机会对她而言,不只带来希望,更带来许尧光的温暖。

前阵子日子过得太辛苦,像灰暗迷濛的阴天。

如今转晴,阳光一点一点,拂去心头的沉重。

小说H酒吧_古代 h 花蜜

余下的,全是风光明媚。

「时间也不早了,」他说,「早点睡吧?」

郑月娜对着无人的街道,露出微笑。

「好,晚安。」

直到许尧光挂断电话,郑月娜才恋恋不捨地放下手机。

心跳仍然失速,郑月娜捧着手机,在原地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平复过来。

责编:知轩藏书

版权作品,未经知轩藏书 www.nnkang.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