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2020-10-07 10:00 爽文

※※※

踩在如火焰蔓烧的红毯上,许尧光在全国观众的面前,率先下了车。

镁光灯在车门打开的霎那便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

许尧光侧身,向郑月娜伸出手。

郑月娜紧张得浑身发抖,笨拙地将手递给他。

许尧光今天一身深蓝色西装,西装裤管做了特别设计,长度恰巧合适,衬出了他年轻阳光的气质,可其中又带着稳重可靠。

手心感受到熟悉的温度,郑月娜慌乱的心终于有了一丝倚靠。

不动声色地做了一次深呼吸,她左手拉着自己的长裙摆,缓步踏出步伐——下一瞬,急促按下快门的声音不绝于耳,闪光灯此起彼落,交织成一片灼眼星河。

这是他们第一次迎接这幺多的闪光灯,明明慎姊在他们上车前千叮咛万嘱咐不可以闭眼,两人还是不由得瞇起了眼。

下了车,两人听见红毯彼端的主持人在激昂地说着什幺,只觉得像有乱音在耳畔嗡嗡叫,听得并不真切。

两人站在红毯这一端,摆出演练无数次的姿势和表情——挽着Light的手,MoonNA露出腼腆的微笑,两人一起挥手。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向左边,点头感谢观众的欢呼。

——向右边,特意留些时间让媒体拍摄。

——向红毯旁的镜头,对着收看红毯直播的全国观众打招呼。

郑月娜笑容明媚,一双眼亮闪闪的,彷彿有星星住在里头。众人的眼光都不禁定在她身上,观众的欢呼声冲破人群,朝她直直冲来。

她妆容淡雅,擦着玫瑰奶茶色的嫣唇,美而不豔,雅中含媚。可这样的素雅,却搭上了一身火红缎面礼服——裙摆曳地,在如大火蔓烧的红毯上,裙襬彷彿与之融为一体。

礼服做了微V字领设计,露出她大片雪白的肌肤,和精緻的锁骨线条。她整个人即使没有滤镜,仍像镀了一层光,在灼眼的火红里闪耀自己的光芒。

烈焰是滋长的土壤,雅致的脸庞是含苞待放的花蕊……

她身姿曼妙,绝世独立,宛如烈焰里开出一株娇嫩欲滴的红玫瑰。

心中默数十五秒,郑月娜抬头,与许尧光互看了一眼,微笑示意,他们终于迈出步伐。

踩着高跟鞋,郑月娜脑袋乱成一团,只记得保持笑容、不要闭眼,还有脚上踢、踢、走。在密集的训练下,她能穿着高跟鞋面不改色地跳完一整首舞曲,可现下竟还是难以驾驭脚上这双恨天高,全程胆战心惊,深怕自己一不注意就把裙子给踩破了。

到头来,她都不晓得自己是怎幺走完红毯的。只记得回神以后,自己与许尧光已经在红毯彼端,主持人正在访问他们。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先恭喜Mornight入围最佳新人组合!想请问你们觉得自己拿奖的机率有多高?」

Light笑了笑,回答:「很难说,大家都是非常厉害的前辈,能让我们入围,已经非常感激,无论有没有得奖,我们都已经有了很大的收穫。」

主持人又问:「在金曲三十的众多奖项里,有没有哪个奖是『我一定要看到他拿』的?有这样的人吗?」

Light笑容依旧,「有。我们和白俊河的交情很不错,看到他为这次专辑的努力和付出,希望他能有机会获得奖项。」

麦克风递给了MoonNA,主持人又问:「虽然是红毯访问,但也想问点大家都想知道的八卦。」

即使没有亲耳听见,光是想像,也能知晓所有守着直播的观众蠢蠢欲动的模样。

郑月娜微笑应对。

「大家都很好奇,你们两位是真的在一起吗?对Mornight这个组合,你们又怀抱着什幺样的感情?」

MoonNA莞尔一笑,凑近麦克风,从容不迫:「我们的感情很好,在準备出道的两年期间互相扶持,出道后也是一起克服了很多难题……对这个组合,我们都有同样的决心。」

她望向许尧光,眼里透着一丝希冀。

「——我们都有,要继续走下去的决心。」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典礼在所有人的引颈期盼下,正式于晚上六点开始。

奖项颁发的流程滴水不漏,广告时间,主持人也将气氛炒得热络,虽然偶有冷场的颁奖人,但瑕不掩瑜,整场典礼到目前为止还算成功——

然后,就是新人们的传承舞台。

排练时间最短、动用人员最多、舞台灯光特效规模最庞大,变数也最大——所有工作人员无不谨慎小心,后台气氛也凝聚成一股严肃凝滞的诡异气氛。

这样的气氛,台下和电视前的观众浑然不觉,大家都热切地期盼着广告结束后的表演环节,也期待着自己心仪的艺人能否斩获奖项——

广告结束了,画面切回典礼现场。

画面里,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全场沉默寂静,台下观众和艺人们的好奇声浪没有收音,鞭长莫及,无法传到画面彼端,令整场表演一开始就有股肃穆之气。

蓦然,灯光亮起,舞台上特效华丽现身——金曲奖第一届最佳女歌手、男歌手的得奖画面,然后,第二届、第三届……所有歌坛史上纪录的辉煌传奇,如浮光掠影一般跃入眼眶。

然后,一抹颀长身影穿过影像,在绚烂的灯光特效下,幻化为真实。众人欢呼鼓掌,白俊河穿着一身黑色燕尾服,露出痞笑,拿起手中火把,轻轻一吹——

光影骤变,白俊河的身影像是瞬间消失。

倏然,众人惊呼,瞪大眼睛看着一只巨大美丽的蝴蝶,自高空缓缓降下。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白俊河就站在顶端,依旧是那抹痞笑,可身上不晓得何时,换成了鲜豔的西装。

他戴着耳麦,缓缓唱出歌词……那是,第一届最佳女歌手的代表作,下一句,巧妙地衔接了第一届最佳男歌手的成名曲。

声音戛然而止。

原本笼罩在黑暗里的蝴蝶,一点一点,迎向光亮……翩然而立的两办翅膀,纹路美丽分明。

定睛一看,每道纹路上,竟都站着一个人!

所有人屏息以待。

歌手们,一个接着一个,一人唱一句歌词……

每唱一句,就有歌手从翅膀的两端走出来,穿着华丽的衣服,绚烂夺目。

轮到郑月娜和许尧光,他们从翅膀的两端,走向舞台中央。

毫无修音的现场表演,Light的歌声一开口就有些飘忽,MoonNA看不见彼端的他,只听得见耳麦传来的歌声,一开始起音就有问题,现在愈来愈颤抖——

她精神一凛,只好拿起麦克风。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她的歌声一出来,主办方所有工作人员都乱了套,手忙脚乱地调整灯光——大家都震惊了,这跟说好的不一样!能照着流程来吗,大姊!

幸好,郑月娜并没有做出什幺出格举动,她只是帮忙唱了原本许尧光独唱的部分,他的清朗嗓音再叠加上她的和声,反而清新脱俗,给人一股新鲜的听觉享受。

工作人员鬆了口气,然后保佑待会不会再有人搞什幺即兴——这可不是你的演唱会!是全国最盛大的颁奖典礼啊!出了什幺纰漏,可是要被骂一整年的!

工作人员的祈祷奏效了。

虽然大家都想在这表演里出风头,可所有人都没那个胆,只能乖乖照着自己的部分来唱。

即兴发挥或许能锦上添花,但那也必须具备足够的实力,要是弄巧成拙……恐怕不是雪上加霜能形容,那是彻彻底底的面目全非。

所有歌手都已经走下翅膀,聚集在舞台中央。他们齐声歌唱,声音宏亮而优美。各有殊异的音色,汇流成一座大海,在所有观众和台下艺人的目光里徜徉优游——

当歌手们唱出最后一句歌词,在温柔缱绻的尾音绵延着的同时,背后的蝴蝶展开翅膀,跃然上升,宛如真正的蝴蝶展翅,栩栩如生。牠飞起的瞬间,撒下了无数闪亮的金粉和彩带,落在歌手身上。

每个人都在发亮,郑月娜和许尧光站在舞台中央,看着眼前金粉洒落织就的一片银河,各自露出微笑。

转变,蜕变,世代的传承。

第三十届金曲奖,直到这一刻,才像真正拉开了序幕。

短篇重虐H_邪恶短篇小说精选

责编:知轩藏书

版权作品,未经知轩藏书 www.nnkang.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