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2020-10-11 03:00 爽文

十二月七号,是电影的首映会,前一个礼拜何冰给了我一组官方社群的帐号密码,王燕慧说是我的官方帐号,平时没事我可以自己管理。

我一直都没发,想着等今天首映结束再发一篇试试看,王燕会也同意,她已经联络《过错》的电影粉丝团在首映会结束之后发文标记我了,我在那之后再发就可以。

北京的影厅里,我和霍怀飞及赵导演和其他演员们坐在前排的位置,身后除了观众,更有许多影评人。我有些紧张,可是萤幕上出现的LOGO已经不容我退缩了,我深吸了一口气,掰弄着手指。

电影第一幕出现了,我静了下来,这是一个让人心旷神怡的草原,草原上有一间茅草屋,里面躺着一个老人,他身边坐着一个青年。

镜头拉近,霍怀飞一脸病容,饰演着老年的何深,是他拿手的沧桑行角色,他的眼神空洞,不得不说安姐的妆真的很好,他满脸皱纹的样子很真实,但是依然看得出他脸上的精緻,彷彿他少年的时候也曾是个风度翩翩的少年。

「故里。」何深说了话,喊着他身边的青年。

霍怀飞的声音很有磁性,他平时说话不温不火,但是给拍电影的时候,光是声音就都是戏。

「是,师父。」镜头没有转到故里身上,只是稍微拍到故里低头贴近何深的模样,彷彿是镜头捨不得从霍怀飞身上移开一样。

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你有恨过人吗?故里。」何深看着外面的天空,问着身边的徒弟,似乎在追思什幺。

这时镜头转移到了故里身上,他的反应有些木讷,愣了一会儿才回答:「没有。」

这个镜头没有背景音乐,是很简单的蝉鸣鸟叫,和他们俩人的声音,然后镜头又转移到了天空上,只听见何深的声音,也不知道他是在跟自己说话,还是在跟故里说话。

「我就要去见她了,你觉得她会恨我吗?」

天空飞过了一只孤单的鸟儿,故里的声音才慢慢出现:「不会的,师父。」

「故里。」慢慢的,天空聚集了一片乌云,再也没有鸟飞过去了,「千万不要因为一句话,或一个误会与偏见,失去一个人。」

一滴、两滴,雨滴落了下来,镜头拉着天空的画面,往下拍去,是一个热闹的市集。

急凑的背景音乐响起,镜头追随着一个红衣的女孩,穿梭在人群之间,忽然,女孩回了头,我的脸出现在了大萤幕上,镜头马上接到埋伏在屋檐上的何深师父,他顿住了脚步,眼里满是犹豫。

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我看着大萤幕上的我,我投入在她的每一个细节动作,即便我知道她下一步会做些什幺,就像我自己的本能反应。

女孩的脚急凑的在街道上踏着,她闯入一间伞店,要了一把纯白色的伞,然后付了一锭银子,也不理身后的小斯喊着说太多了,她像是畏惧什幺一样,直直往前走。

二月天,阴雨绵绵,她撑着白色的伞,穿梭在人群之中,我看着我的肢体动作、表情,心里也都是满满的不满意,我几乎都在想着,我这时候是不是该怎幺做才好?

不容我思考,剧情进行着,她遇上了那位白色捕快服的少年,目光停在他身上的腰排上,她已经知道她的身分了。

然后她身后屋檐上的何深师父停下了脚步,镜头给了一个特写在他握紧的拳头。

「是吗?谢谢。」少年背对着镜头,他正在向人打听事情,此刻结束了,他转身,看相镜头。

一瞬间,我却被这个少年震撼到了。

不到五分钟前,他还是满脸沧桑的人,此一刻,他已经是一个活泼的少年,我想这就是为什幺何深这个人物不分老年跟少年两个演员演绎的关係,他必须让观众知道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是这个饰演难度非常的高,毕竟何深的心境转变漫长而又大,拍戏的时候心境依但调整不好,很容易整部电影翻盘,但是霍怀飞驾驭的很好,即便他这个转身,我看了那幺多次,但是我还是被惊艳了。

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这就是影帝霍怀飞的实力。

「姑娘,有什幺事情吗?」何深关切又疑惑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的一切都与刚刚沧桑的那一幕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从此刻开始,何深在我心中,已经不再是一种单一的角色了。

我投入在周蝶和何深在这微雨的相遇、投入在他们似是真诚又似是暗潮汹涌的交流、投入在霍怀飞饰演的何深、投入在郭彦伟与汪洋成老师之间的气场飙戏,在佩服郭彦伟在汪老师这种大前辈面前,气场也毫不逊色的同时,剧情直转而下,逆党的事情有了眉目,何深和师父前往探查,就在那里,他第二次遇见了周蝶。

「姑娘,你为何欺瞒于我?」何深站在周蝶面前,这句问句并非是质问,而是探究、是求证,是他还愿意相信她的证明。

「我叫周蝶,那日确实是对不住了,但我与他们逆党确实毫无关係。」

「果真?」何深对着周蝶的回应感到无比的欢喜,他赤诚的眸写满了激动,是霍怀飞真诚的演绎,他也跟我一样,投入在周蝶和何深两人的相遇缠绵。

「姑娘!等我查明这个案子,我定当还妳清白!」何深说着,周蝶背对着他,看不见他眼里的赤诚。

「没用的。」周蝶慢慢转头,即便我明白她还是没有看见何深的模样,但是我此刻却多希望周蝶回头,「这个案,你破与不破,我都得死。」

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但凡周蝶回头看一眼何深,哪怕就一眼,也许周蝶就会改变主意,告诉何深一切的真相。

但是她没有,她没有回头。

剧情推演着,何深的师父死去了,他抱着师父跪在日出里,这一幕异常的安静,只有几声鸡鸣,无声就是最沉痛的咆啸,霍怀飞的肢体动作、表情眼神,都把这世界上最沉重的疼痛,借着萤幕传了出来,我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我投入在萤幕当中,很快的就来到了周蝶的最后一场戏,兵器碰撞的声音、被染红的露水、丝竹不断的声音,周蝶与何深的相遇彷彿就像是一场误会,他相信她,她却觉得没有牵绊对彼此都是最好的。

无声的一场戏,光靠我与霍怀飞的眼神,却诠释了所有的千言万语,我演了这样久的戏,却在电影真正呈现在我面的时候,看到了我在演戏时所体会不到的东西,不知该说是自己还不够好,还是赵导演的镜头技术太好。

也许是拍戏的时候,我过于投入周蝶这个角色了,倘若真的知道了这些,也许就演不好周蝶了,对吗?

想着,我转头看着霍怀飞,他正专注地盯着萤幕看,下一秒,却看见了他皱起了眉头,我再回过头,萤幕里的周蝶已经眼神空洞,被何深一剑刺入胸膛。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想尿进去h_想尿就尿出来h

责编:知轩藏书

版权作品,未经知轩藏书 www.nnkang.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